星期六, 2月 10, 2007

科學領域的Open Access飽受抨擊

   前不久有寫到歐洲幾個圖書館組織表達反對Wiley與Blackwell併購案的立場,有人可能覺得很難影響出版社的想法,不過最近看到一些國外的圖資部落格都提到一個消息,在news@nature(要有訂購才有權限可看全文)的文章中提到,一些主要出版科學領域的大出版社由於感受到大眾要求將美國聯邦所贊助的研究(federally-funded research),都免費提供給公眾使用,因此備感壓力,原因我想是因為通常這些研究成果都會透過出版社來出版,如果公開化的話,一來這些質量俱佳的稿件將減少,二來出版社的營收也會受到波及,這或許就是Open Access已經開始對學術傳播的危機帶來了轉機。然而面對此壓力,這些出版社們選擇尋找在公關方面有專長的顧問公司給些意見,因此包含Elsevier, Wiley and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等出版社參加了美國出版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AAP),去年夏天所舉辦的一個會議(註1),而風波也就從這裡開始了。

   尋求協助這不是什麼壞事,要是我是出版社我也會憂慮,畢竟大家反對的是不合理的刊價,壟斷,並不是反商反出版社的,但問題就出在這位顧問的言論,引起了諸多的批評,如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美國科學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都撰文批評了,甚至Andrew Leonard還寫道Science publishers get stupid,以下分別就上述的報導,簡單翻譯重點,供大家參考。

   美國科學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網站上寫道Open Access to Science Under Attack,(按:在這幾期中文版的<科學人>雜誌上沒看到這篇文章,而且該網站上的資料似乎也不是全部刊在雜誌上),為什麼科學領域的Open Access(以下簡稱OA)會遭受抨擊,就要將時光拉回到1990年代末期,一位諾貝爾獎得主Harold Varmus,開始計劃籌設PubMed Central...(註2),由於OA的設立到慢慢的蓬勃發展,其實與出版社的利益是有衝突的,因此美國出版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AAP)底下的一個部門,The Professional and Scholarly Publishing Division雇用了一間公關公司(Dezenhall Resources)的Eric Dezenhall來為其提供建議以及做公關的工作,這間公司的網站上有一個宣言是--企業所面對其公共關係的存亡關鍵不是資訊,而是權力(The life-or-death public relations struggles facing businesses today are not about information, they are about power),這位Dezenhall先生建議這些出版社做一些簡短的口號來表達她們的訴求,如"Public access equals government censorship"(公開取用等同於政府的檢查制度);"Scientific journals preserve the quality/pedigree of science"(科學期刊保存了科學的品質與血統);"government seeking to nationalize science and be a publisher"(政府想要將科學研究收歸國有化且變成一間出版社),他還建議要跳過這些期刊基層的使用族群,直接與決策者或是菁英團體協商,如記者,管理者等,他甚至要大家想像一下這世界要是沒有同儕評鑑制度會如何(Paint a picture of what the world would look like without peer-reviewed articles),針對上述事件的被披露,美國出版協會(AAP)拒絕評論Eric Dezenhall所提的這些建議,但仍發表聲明表示政府這樣的立法,結果會降低科學研究的品質、獨立性與持續性,因為之前有些參議員要求立法將美國政府所支助的研究成果,要在六個月內上網公開,對此,ACS所出版的Chemical and Engineering News刊物的總編輯Rudy Baum批評道:很難想像有關單位竟然會立法將傳播與典藏科學研究、文獻的責任,由私領域轉到公部門,不過有趣的是,ACS在2005年才付給Hicks Partners LLC公司至少10萬美金,到國會進行遊說議員的工作,以打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打算推行PubChem Project的計畫(按:PubMed是針對醫學領域,PubChem是針對化學領域的OA,而ACS就是美國化學學會,一年出版超過30本化學類的期刊,所以它特別跳腳),ACS還付給Wexler & Walker Public Policy Association約18萬美金,要其推廣大眾使用商業化的資料庫,在其他地方ACS也出了不少錢在遊說的工作上,所以至今PubChem仍然沒有開始,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表示,一年約有65,000文章的發表示他們所贊助的,其中只有約10,000篇被放在PubMed Central上,文中還提到,OA的運動不止在美國,英國的The Wellcome Trust也已經開始贊助研究人員經費將期刊刊登在OA的期刊上(按:OA的營運模式是作者付費刊登,使用者可網上免費使用),其實OA的運動,有些出版社已經表示備受威脅,如Nature,至於美國生理學會(American Physiological Society, APS)也表示,如果所出版刊物內的文章,在出版六個月後就可以免費上網使用,就館員的角度而言,她一定會取消訂閱這本期刊的,所以APS採用延遲的方式,就是在出版一年後才公開免費使用,但她們還提供另一個方案就是,若作者可以選擇付費的方式,這樣的話,這篇文章就可以馬上上網公開,APS這樣的方式這可算是非營利出版社的一個代表,APS的Frank表示他不反對公開上網免費使用,但是不一定就代表出版後就要及時上網,如果要及時上網,那作者就得付費。這篇文章的作者David Biell繼續寫道,不管這些傳統出版社僱來的"attack dogs"如何,OA目前還是持續前進,PLoS的Patterson說,傳統紙本那樣的經營模式,已不適用於網路時代,OA這樣的模式,對作者是很有利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Ruiz Bravo補充道"改變正在進行,但是改變是很困難的,不過我想這是不可避免的"。

   華盛頓郵報的標題是Publishing Group Hires 'Pit Bull of PR,作者Rick Weiss提到主要的期刊出版社表示,公共資助的研究被放在網路上免費使用已使得她們的訂戶減少,由於出版社收入減少,出版社將無法去除那些不好的研究(Bad Science),然後出版跟典藏最好的內容,雖然這些成本是無形的,關於Eric Dezenhall的部份,他則提到,Eric Dezenhall跟美國出版協會的專家跟學術出版部門說,他可以將一些訴求的語句簡化(上一段提到的那些),然後花30到50萬美金向議員游說,簡單的字句,將可讓忙碌的議員們比較容易領會,而這些出版社們喜歡Eric Dezenhall的建議,認為這些簡化的語句有抓到它們想表達的重點,美國出版協會的Patricia Schroeder跟華盛頓郵報表示她們後來的確有與Eric Dezenhall簽妥同意書,但不肯透露實際金額與細節,O'Dwyer's PR Report雜誌的編輯Kevin McCauley則說美國出版協會會後悔與Eric Dezenhall合作。

   至於Andrew Leonard在Salon上發表的,與上面所寫的差不多,不過就如他所言,讀者回應的部分更精采,有些本身就是OA的投稿者來發言,有些則提醒披露此事件的Nature,其實本身的立場也是反OA的,這部分就留給大家慢慢參考啦。

   讀完上面這三篇文章之後,我發現飽受抨擊的對象現在似乎換成出版社了,而且覺得Patterson說的真是一針見血,特別是在WEB 2.0當道的現在,或許連傳統的出版模式也會開始出現典範的轉移,不過可以確定的是OA已經開始有轉變成主流的跡象了。

後記:
   1.關於OA,在台灣其實已經談了很多年了,文章也很多,毛慶禎 也提到現在也一些中文的自由學術資訊,不過總是比較零落,若是能有像PubMed這樣的中文OA出版社或至少是中文的DOAJ這樣的平臺,可能都是一個努力的目標。
   2.關於出版社表示OA會影響到刊物品質,我個人是覺得維基百科的內容都被研究過大部分是正確的,何況OA上這種學術性的資料,作者不會拿自己的名譽開玩笑的。
   3.我一直覺的OA其實也是一間出版社,只是營運模式不同,但是傳統的出版社似乎還在維護傳統的business model,若出版社的步調能有所調整,其實也只是換個方式收錢而已。

註1:資料來源-Science Publishers Face Backlash from PR Foray
註2:可參考毛慶禎所寫的開放近用學術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