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04, 2007

【新聞】公共圖書館被學生佔領了

   今天看到一篇紐約時報的新聞,是由Tina Kelley所撰寫的,文章名稱是Lock the Library! Rowdy Students Are Taking Over,報導說道美國紐澤西州的楓木中學(Maplewood Middle School)很多學生們放學後,就衝到對街的公共圖書館裡面去,去做什麼事會上報紙呢?館員說除了少部分人是安靜的讀書外,其餘的同學不是在打架就是在牆上亂塗鴉,不然就是在洗手間的地版上便溺,或是跟館員頂嘴,有的學生還威脅說要放火燒了某一間分館,更扯的是有的還會打館員,導致警察有時一天還得跑來兩次,也因此,該館(Maplewood Memorial Library )自這個月16號起要調整開放時間,以避開那段學生的下課潮,紐時評論說很多公共圖書館其實花很多心思讓年輕讀者盡量利用圖書館,但這裡的學生卻被要求要離開圖書館,實在是很突兀,記者還去採訪了其他的圖書館,發現滿多圖書館有類似的舉措,大約一年前,俄亥俄州的 Wickliffe Public Library 就規定,在放學的時間,除非有大人陪同,否則不准14以下的年輕人入館,很多圖書館也在放學時間增加了安全警衛的人數,不過也有些單位是反對圖書館這麼對待這些學生的,在加州的一間中學Jefferson Parish,就要求當地的公共圖書館要讓學生使用放學也可以使用圖書館,甚至威脅不惜興訟,其實Maplewood Memorial Library附近的居民有的也不贊成閉館的措施。館員及一些專家認為這是因為鑰匙兒童的增加、年輕人缺乏禮貌以及學生缺乏學校與圖書館以外的第三個地方(third places)可去的原因。
   看完這個報導,和台灣的環境相比,差異的確很大,我們的學生太多地方可以去了,以致於公共圖書館不是第一順位,我們的圖書館反而要花很多心思讓學生來使用圖書館,另外也發現國外的城鎮的生活其實很單純,圖書館幾乎是很多人常去的地方,且與他們的生活息息相關,這也與我們也很大的不同,但是若講到讀者的問題,我想是中外皆然的,不過有些地方還是值得借鏡的,就是人多了之後,安全的問題,其實也要開始逐漸重視並規劃。
   自從修了公共圖書館的課之後,才知道經營公共圖書館是多麼不簡單的一件事,以前曾經短暫的服務過市圖總館,就有一位諾貝爾先生,總是來參考櫃檯訴說他的諾貝爾獎之夢,令人難忘,也有不聽勸的黑人學生,硬要帶飲料,並在資料庫檢索區收信並列印資料,不知道看到這則新聞的公共圖書館員們,有什麼想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