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12, 2006

出版社在台獨家代理的問題

近來收到一位同道的來信,提到關於出版社在台獨家代理的問題:
突然想到一個一直想釐清且可討論的議題…在做標案時經常會去考慮是否是獨家代理的問題,是否要改採限制性招標?但幾年經驗下來發現出版社似乎對於代理商有哪很多種獨家代理的方式,因為我發現有時候獨家似乎不是真的獨家,我聽過的方式至少有(1)真正在台灣只有一家可賣,(2)誰先拿到訂單誰就是獨家,(3)出版社與代理商會分圖書館版圖給代理商...各種怪怪的獨家真常常弄得館員一頭霧水,有釐清的必要。

關於這個問題,想說就藉由此版,拋個磚引個玉,看諸位同道是否有何高見。
個人認為,圖書館目前面對的,通常已經是結果的呈現了,在這之前,出版社與出版社之間,代理商與代理商之間,出版社與代理商之間,不知已經經過幾番角力了,才會有上述的結果,加上出版社之間也沒有統一的模式,代理商之間也是各顯所長,因此,要能定於一,其實不容易的,目前這種代理關係比較穩定的,也只有在CONCERT中的那些電子產品,在CONCERT以外的出版社,其實也是依其地區性業務主管的考量,不見得單一產品,在全球五大洲的都是同一種價格,同一套銷售方式。不過話說回來,也只有在台灣的圖書館,對電子資源的採購才受政府採購法的約束,但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果真一代不如一代嗎?

   上班的途中,想到了這個問題,正確的說,我是想到了答案,才想到問題,嗯,更正確的說,是為一個念頭,找到了一個問題。
   我們常對年輕人或下一代有這個看法,『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然後就開始憶起了往日的美好,然而我們年輕的時候,不也常被這樣講過嗎?不過我發現這樣的問題背後,其實很複雜的,一代的環境其實好過一代,當我們好過時,會希望下一代也好過,教育上亦然,一個校內的同學跟我說:『為什麼補習班老師看的解剖學的舊課本寫的好詳細,新的課本寫的比較少』,突然之間有點領悟,我們為了怕下一代太辛苦,唸書太累,所以我們把很多石頭都為她們剔除掉了,但是等到她們大了一點,就有人說她們像是草莓一族,這不是有點像種樹嗎,樹小的時候,都有支架幫他固定,希望他往上發展,小時候我們也有被這樣要求過,但是當樹小的時候我們把那些固定支架移開後,那些樹的發展方向就各有不同了,不見得是亭亭玉立,現在的小朋友,要遇到辛苦,遇到累的事,家長很容易為她們處理,或是希望她們不要受苦,不過等孩子大一點,似乎就開始後悔了。
   講這麼多,跟此版的主題有關嗎?有的,因為我看來圖書館的學生以上網居多,這些年輕一輩的人,對網路,對新科技的接受程度很高,我們常講資訊需求,如果這些年輕人對資訊的需求是一般的網誌、休閒性的網站、購物網站,那圖書館是否應該滿足她們的需求呢?她們對資訊的需求不見得是學術性的,可能Yahoo奇摩的知識,或是Mobile01上的討論串,才是她們主要獲取知識的來源,那在館內除了這些學術性的主題來滿足老師的資訊需求外,對於這個『上網』的基本人權(感覺現代人上網已經不只是習慣了,而是變成一種生活型態),在現代圖書館中,應該有所調整,但講是容易啦,我的感想是圖書館應該可以轉變成資訊中心,在台灣講資訊中心都會被當成電腦中心,不過不管名稱如何,資訊中心這個涵意對圖書館來說,還是有其必要的,因為除了廠商提供的產品外,在圖書館的電子資源,其實不多,若是我們能將這些網站內容分門別類,加以整理,不只是供網址連結而已,或許是一個可行的方向,這可能比在圖書館設咖啡座,或是裝潢的跟誠品一樣,來的貼近本業一點,因為就如標題,我的結論是,一代其實不是不如一代,是一代不同於一代。